伶蟒。

伶蟒。主业语c撸文副业cos撸画。寂静岭厨aph厨。

【雷安】薇园守人。

草稿试写,看情况要不要修改继续。天使雷x调香师安,文风丑渣别喷。


   十九岁生日的这一天,安迷修在自家后院中捡到了天使。

    这天使有着男人的面孔与身体,黑发张狂着,白色的羽毛凌乱却洁净。安迷修是在雨后的烂泥里发现他的。那时他的手掌与脊梁都陷在烂泥里,蔷薇的残瓣落满他遮盖着身体的巨大翅膀。惊恐之余安迷修不得不将这天降的大块头从自己的后院中拔出来,这不知名的天使显然并不情愿,紧皱着眉头仿佛一头发怒的雄狮,但他却并没进行任何反抗,只是在被摆弄的不舒服时才会愠怒的颤抖两下壮硕的双翼,喉咙深处发出近似兽类的闷哼。起初安迷修还以为这是来自神的体谅与配合,然而,直到他将他拖麻袋似的拖到家门前的苔石地面时,他才发现,原来这位天使受伤了,手腕和大腿骨扭曲成诡异的形状,或许是在坠落时摔断了神圣的肢体。

    黑发的天使始终神奇的一尘不染,那花园里的泥巴与夏虫似乎与他的身体存在无形的隔阂,只有蔷薇才能有幸在他身上逗留。安迷修为此庆幸自己不必再打扫一遍屋子,但是相比这些不痛不痒的小事,那个最棘手也最尴尬的问题自始至终都摆在那里——这位强壮又虚弱的天使的处置问题。就算是神或是任何超自然的生灵,摔断了四肢也都需要照料。抛弃不符合他安迷修的骑士精神,而留下就意味着这个家不仅多了一个看起来就小不到哪去的胃,也多了一笔额外的、难以估量的医药钱。当天使被顺利的丢到床上以后,支付的承担者本想清点一番上述的数字,但当他从床边走开,然后环视一圈自己的木屋以后,他放弃了,并以深叹代替。 

   连面包屑都没有的餐桌,洗到发黄的白衬衫,还有对于一个调香师来说过于简陋的蒸馏器。

    天使一直闭着眼睛。安迷修不知道天使有怎样的眼睛。他所读过的书中记述着天使有柔如春水的虹膜,可是他实在无法将此与面前这高大而强壮的男人相匹配。从薇园到木屋,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,无数推想掏空了安迷修的脑子也掏空了他的肚子,他坐在床边望着那神秘而嚣张的天使,发现他已经放松了身体毫不客气的占据了自己的整个床铺,展开的翅膀自在的低垂下去,露出了裸露的身躯,他的锁骨上有一串黑色的拉丁文纹身,花哨的字体,不是什么单词,更像是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雷狮?”

    安迷修试着读了读,所幸他的外语储备足够支撑起这次声带的振动。末了他无可奈何的微笑,无论如何天使已经降临,没有人能拒绝神给予的命运。况且这位名叫雷狮的天使已经躺在这里,而他的信念不容许他抛弃一名伤员。 

   “您是上帝赐予我的十九岁礼物吗?”

    说着他给天使盖好被子,然后起身走出去,带着昨晚新制的蔷薇香走出狭小的屋子,走向集市。这一年他仍是一个渺小的调香师,只不过身上多了些羽毛味儿。他抬头看了眼明晃晃的太阳,然后加快脚步,开始迎接第十九年的第一次饥饿与工作。


或许是一个框架很大的长篇,如果我写的下去。

评论(1)

热度(13)